主坑SAO桐亚+优爱,是个文手+咸鱼画手,有时会画女儿原创人设。马克笔+板绘为主。V家喜欢星尘。拖延症严重。

-夢を見つけた-



「这个筝形宝石的对角线正是十字架的比例。」

【电击文库:零境交错】【SAO】梦中之梦

♢电击文库:零境交错游戏背景。

♢剧情完全捏造向注意,时间线在绝剑退场之后的ALO。

♢桐亚CP向,kirito视角,优纪ooc注意

 

 

 

我和亚丝娜在一片白色中迷茫地行走。

——少许冰凉的、无法触摸其实体的、虚无的白。虽然我手上拿着艾基尔给的任务地图记录资料,不至于说是完全迷茫前进,但真正令我产生迷惑的,却是一直笼罩在我们身边的、空无一物的白色。就我个人来说,我没有彻底奉行极简主义,不过如果选择就此打坐在这个地方的话,应该可以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禅意吧。

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叫住了我。

「那个,桐人君……」

似乎显出些微疲倦的水精灵看了看寂寥的周围,继而看向了我。

「……我们到底……在这片雾气中走了多久了?」

「唔,我看看……大约一个半小时吧?」

「居然还没到……感觉这条路线稍微有点长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显示在地图上的路线仍然十分冗长,无法得知它的尽头,我不禁怀疑起艾基尔给我这份地图的可信程度。不过,这片浓雾毕竟是这种隐藏任务的必经路线,对比起上次去到遥远的地底世界幽兹海姆,再到下层的冰之巨城索列姆海姆得到的断钢圣剑的这段距离,我就不再对这段雾之长廊抱怨些什么了。

「……总而言之,再试着往前走走吧。」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回想起现在的处境。

我与亚丝娜两人正处于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第82层、通往一个隐藏任务Boss房间的路途中,准备解决任务剩下的部分。但是,如果要认真计算一下通过这片雾气的目前实际用时,很可能就会发现,它的所用时间已经占总用时一半了。因此,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说,在这段路程所产生的效率,确实比想象中要低得多。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雾这种天气现象在过去的SAO中并不少见,但过去所见到的雾也无法跟这片浓雾的密度相比,达到了低于五米的能见度。如今的我们正是处于一种时刻被白色障壁包围着的状态,稍不留神就会走失在迷雾之中。

——可能会在迷雾中走失。

感受到身后亚丝娜异常的沉默,我猛然回头。

「……亚丝娜!」

水蓝色长发的少女在我背后一两米的地方不紧不慢地跟着。确认了她清晰的身影,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安心感。与此同时,亚丝娜听见了我的呼唤,并抬头朝前加快了脚步。

「什么事……」

她的话语被我突然伸过来的右手打断了。亚丝娜的左手与我的右手交握,如同电路连通一般彼此传递着温暖。

只要确认到彼此的存在,就好了。

「……跟紧我。」

不需要多余的解释,我低语着握紧亚丝娜的左手。

「……真是的……桐人君还是把我当小孩子一样。不过……」

虽然嘴上这么说,我的左手却明显感受到回握的力度与柔软的感触。这么认真感受的同时,我察觉到身后少女的感叹莫名其妙地停止了,便忍不住追问。

「……不过?」

亚丝娜向我眨了眨眼,转而示意我看向前方。

「——不过,我们到了哦。」

 

 

♢♢♢

「好大——!」

我发出了吃惊的感叹。

伫立在我们面前的,毫无疑问是一座壮丽的Boss房间。

这座建筑由白色的大理石筑成,上面雕有许多天使与神祇的精致浮雕,其中的凹陷有不少的玉石镶嵌其中,而繁复华丽的花纹也不禁令人感叹这竟然是出自The Seed系统自动设计生成模板的手笔。从整体风格上来看,这座Boss房间也与世界树之根的神殿入口的欧式风格别无二致。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可能是特意要营造一种长久被废弃的感觉,神殿的周围布满了灰暗的断壁残垣,神殿的本身也蔓延着粗细不一的裂缝,让人轻易可见历史经过的痕迹。

然而,我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亚丝娜,我们也许走错路了吧?」

望着眼前与印象严重不符的Boss房间,我愣了一下。

「艾基尔这家伙告诉过我,那个是金色的Boss房间。但是我们面前的这个Boss房间,是白色的。……」

「……」

亚丝娜无言看向我手中的地图记录。显而易见的,不论是以曲线还是线段的定义上来说,我们都已经到达了它的端点,走到了这段雾之长廊的尽头。

下一秒,身边便传来了十几分钟前与我如出一辙的叹气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无视在神殿与地图来回动摇的我的视线,亚丝娜打断了我的犹豫,径直上前果断推开了Boss房间的大门。


所幸的是,Boss房间内并没有令人困扰的浓雾,反而像是与外面隔绝了开来。我收回刚才的地图,与亚丝娜一齐踏入Boss房间的地面——

「——刷」

冰蓝色的系统多边形效果光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对于系统来说,这个光效实在是太常规不过,但问题是,在过去的SAO与如今的ALO内,除了从一个地图跨入另一个地图之外,我从来没有见过进入Boss房间时会有这样的界限效果光。
也就是说,这个Boss房间是一个独立地图。但是,整个隐藏任务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独立地图,在一个独立地图之内再设置一个独立地图这种事,真的有必要吗?

「……这是……什么……?」

发出疑惑声响的亚丝娜低头看向自己的着装。目睹她僵硬的动作,我也跟着低眸,但所见的光景却令我不禁战栗。

红与白的组合。血盟骑士团的标志。

黑色皮革的熟悉质感。以及身后的双剑漆黑剑鞘。

毋庸置疑,这是在过去SAO中的着装。但是,为什么如今的我,会再次穿上它?

——难道,我们来到了过去的SAO?

不对,这不可能。我在心中首先否定了这个推测。

过去的SAO在第七十五层时就已经被攻略完毕了。如果这里是过去的SAO,现在的我们根本不可能站在第82层的Boss房间。

……应该是游戏运营方面出现了混乱故障吧。我这样想着,伸出食指往下一划调出了菜单,想要呼叫这里的GM。

但下一秒,我的手指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一般僵在了半空。

我听见了,调出菜单时的效果音。

那是我从未听过的效果音。不仅如此,整个菜单界面也是完全陌生的风格,所有的选项顺序都被彻底调乱了,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系统菜单一样。

——就像是第一次。

「……桐人君!!」

身边的亚丝娜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尝试接近入口来脱离这个Boss房间,但大门的入口如同设下了无形的结界一般,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我们……好像被封锁在这里了……!!」

「……!!」

听见这种糟糕的结论,我的身上开始蔓延着一阵直通脊背的恶寒。心中不祥的预感逐渐成形,我加快了搜索列表的速度。

「找不到……」

名为绝望的恐惧浮上心头,快到崩溃极限的我只能从干哑的喉咙深处拼命挤出这几个字。

「——找不到呼叫GM的选项。……而且,我找不到登出键。」

这令放弃脱离入口的亚丝娜一瞬间警惕了起来。

「……找不到?为什么……」

「——因为这里根本不是ALO,也不是浮游城艾恩葛朗特。」

得到我的回答,亚丝娜轻轻转身,足尖轻踏地板的声音在这种寂静的大空间内清晰得可怕。但同时无法掩盖的是,她的嘴唇在无意识地微微颤抖着。

「那么……这到底是……哪里……?」

 

「——零境世界。」

一个声音回答了我的推测。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发出声音的,是神殿深处的一个人影。那个人渐渐从没入神殿的黑暗之中走出,露出她的脸庞。但是此时目睹这个人影的亚丝娜和我,都不约而同地因为吃惊而瞪大了眼睛。

因为,那个人是绝剑。

炽色的眼瞳。绀紫色的长发。飒爽的身姿。以及腰间的那把暗紫色细剑。这一切的一切,毫无疑问都属于眼前名为【优纪】的这个少女。

……但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优纪!!」

见到久别重逢的好友,亚丝娜难以置信般地揉了揉眼睛,继而一步一步地靠近她。

「……是你吗……你是优纪吗……」

但是面前的优纪却仍然保持低着头的动作,毫无表情。甚至可以这样来说,她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这个人不是优纪。

脑内直觉闪过这样的念头,我赶紧出声制止仍在不断靠近她的亚丝娜。

「……不能过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察觉到敌人的临近,优纪像是被触发了什么一般从腰间「锵——」地拔出了细剑,径直往毫无防备的亚丝娜挥去。

不行。

这样不行。

「……唔嗯!!」

反射性冲向优纪的我挥剑强行接下了她的斩击,自剑到手臂传来的反冲力令我几乎麻痹。然后,僵持了一瞬间的两把剑因巨大的冲击力彼此弹开,双方因此拉开了八九米的距离。

好不容易平缓喘息的我直起身来,凝视着对面已然成为敌人的优纪。

「这个人......已经不是优纪了。」

「......!!」

仍沉浸在冲击中的亚丝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也跟着我看向了刚才拔剑的优纪。此时的优纪缓缓抬起了头,但眼瞳依然毫无光泽。

同时,她的上空显示出了一串闪着白光的字体。

“【Huifre】”。

然后,亚丝娜明白了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她已经被控制了。」

瞥向亚丝娜逐渐笃定的神情,我继续补充道。

「我们是在ALO中认识优纪的。如果这里属于ALO,要对我们说欢迎语的话,就不必用【这个世界】来称呼,应该说【欢迎来到这里】。也就是说,我们来到的已经不是ALO内部了,而是另一个世界。」

如此说着的同时,我的大脑也在飞速地思考着。如今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并不属于独立地图,而是另一个世界。没有GM,也没有登出键。既然如此,这个世界究竟是如何与ALO连接,将我们指引向这个世界的?

我将视线转向这个Boss房间的入口,却只能看见入口处一片迷蒙的白。

——是雾气。虽然不太确定,但此时的我却也只能如此相信了。原因正是由这片长的离谱的迷雾发生的空间撕裂扭曲。因为我们是从ALO过来的,所以这个世界的系统还可能取用了我们SAO时期的数据,让我们换上SAO时期的着装。

——零境交错。

我冷笑着,回想起优纪最初的那句话。

 「——零境世界。」

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世界。

梦中之梦。

如优纪所说,这里是零境世界,而不是ALO。所以,出现在这里的优纪,只可能是【零境世界的优纪】。

「而且,真正的优纪早已经在几年前的ALO和现实世界中退场了,亚丝娜。你面前的那个优纪,不属于现实世界。」

虽然不忍心揭穿这个事实,但在这种近乎危险的境况下,我却只能这样向亚丝娜解释。我沉默地抬起手指,缓慢拭去她眼角上悄悄流出的泪珠。

「......谢谢,桐人君。」

用手背擦去余下的眼泪,认清事实的亚丝娜勉强向我露出了笑容。

「“【Huifre】”这个名字,是“【瑰洱】”的意思。」

「......“【瑰洱】”?」

「对。我在直叶的绘本中看过。在北欧神话里,她是一个控制人梦境的神。」

「梦境......」

我喃喃地将目光投向面前的优纪——不,现在应该称呼她为“瑰洱”了。那个被赋予神的名字的少女将视线转向我们,意想不到地作出了回答。

「——没错。」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但那不是来自原来优纪真心的笑容,而是一种俯览世间万物般,看穿一切的微笑。

「这里是梦中之梦。如果你们就此倒地,我就会让你们陷入无限的梦魇之中。」

瑰洱冰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boss房间。

「——来吧。让我试试夺走你们的梦吧。」

她的头上瞬间出现了五条长长的血条。在她的身后,一群机器人陆续走出,眼球中闪着刺目的红光。

然后,瑰洱向我们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在恐惧与绝望的轮回之间循环吧——!!」

 

Boss战开始了。

 


 ♢♢♢

「——桐人君,剑技连携!」

「了解!」

我与亚丝娜都切换了紧张有序的战斗模式,不断挥剑砍向瑰洱周围的机器人。机械的破坏声与马达故障的电流声在我耳边此起披伏,不停躲避机器人射线的我感觉有点烦躁。

在使出【垂直弧形斩】的最后一击之后,我才想起我们现在的战斗方式实在是十分奇怪。我们在拼命对机器人使用后排攻击的同时,却也在不断防御瑰洱的攻击,所以如今瑰洱的血槽仍是满满的五条。

这是因为十几分钟前,亚丝娜告诉过我,她不想和优纪当面战斗。即使是被控制的优纪,外表也还是原来的优纪,她不想看到优纪被自己伤害到遍体鳞伤的样子。……而且,这样的战斗,会让她想起微笑棺木的死亡PK犯罪玩家。

……这样的躲避战是不行的。我望向另一边奋战的亚丝娜,她利落地对机器人使出了【倾斜突刺】之后,顺势躲开瑰洱的斩击,但对她来说,连续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好像还是有些辛苦。

……冒个险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转头向瑰洱的方向冲去,发动了剑技【斜斩】。这一击我是故意挥偏的,因此高速挥来的剑刃只伤到了瑰洱的右肩,划出一条小小的伤痕。

作为代价,瑰洱察觉了我的行动,以一记下段突刺的【四倍痛击】反击了我,一下子减掉了我三成的血量。

「……桐人君!!你……」

不远处的亚丝娜目击我受伤之后,立刻转身想要向我支援。

「……不要过来!!快看她!!」

一边捂住刚才受伤的部位,我后退着一边向亚丝娜发出指示。

「——快看她受伤的那个地方!!」

奇迹般的,瑰洱右肩上的伤口在短短的几秒后就完全愈合了,丝毫不见刚才被划伤的痕迹。但是,右上角的血槽却明显地减少了百分之五。

这也就是说,这里存在着伤害隐藏化及单纯数值化的系统。所以——

「要担心与优纪战斗的话,就不用顾虑这个问题了!!」

我向另一边观察到这种现象的亚丝娜用力大喊。

「……现在的她不是优纪!!优纪的身体被那个瑰洱AI控制了!!现在的话只有打倒她,才有可能找到优纪复原的方法……!!」

听到我的判断,亚丝娜犹豫着看向了瑰洱,无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剑。最终,她的脸上恢复了坚定的神情。

「——我明白了。」

顷刻间,细剑的剑刃被淡蓝色的光芒包围,下定决心的少女笔直朝瑰洱冲去。

 

 

♢♢♢

「——咔啦」

瑰洱的第四条血条已经被我们粉碎殆尽。目睹此景的我和亚丝娜快速交换站位,顺手击了个掌。按照一般的Boss攻略战,Boss在剩下最后一条血条的时候都会更改攻击方式。我们两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静观这种情况的发生。

从我们进入这个房间到现在为止,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由于之前的战斗模式,瑰洱周围的机器人都已经消灭完毕,只有瑰洱这一个目标了。目前的瑰洱只剩下第五条血槽,但是我与亚丝娜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两人的血条都变成了红色。不过,只要持续这样进行多人战的攻击模式,把瑰洱的血槽慢慢磨光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但是我并不希望继续使用这种攻击模式。

因为站在对面的,毕竟是优纪。

「……亚丝娜!!」

我对上亚丝娜投向我的目光,轻轻说了一句。

「……优纪,交给你了。」

亚丝娜露出了微笑。也许是因为我给予她的充分的信任,她向后退到不远处的我打了个“OK”的手势。

「——了解!」

眼前的轻剑士将手中的剑摆出了下段架势。一瞬间,她的足尖离开了地面,朝瑰洱高速冲去。

「……哈啊啊啊啊啊!!!」

第一击、第二击命中了瑰洱,第三击则被瑰洱格挡下来。但是已经发动的剑技不可能就此中断。我目视着亚丝娜避开瑰洱超高速的斩击,连续发动了第四击和第五击。

……这是八连击突刺系上位剑技,【星屑飞溅】。

剑刃挥舞的金色光芒令我眼花缭乱,让我分不清到底是瑰洱还是亚丝娜受到了斩击。连续的斩击令瑰洱损失了两成的血量,但这还不足以将瑰洱打倒。完成了前七击的亚丝娜高高架起了手中的细剑,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噗呜。」

突然的,在这短短半秒的时间里,瑰洱将剑迅速刺进了亚丝娜的腹部。

那是细剑单发技,【平行刺击】。

——大意了。

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刺入亚丝娜的剑被瑰洱抽出的瞬间,她的血量一口气变成了零。亚丝娜的影像变成多边形爆散开来,随即消失不见。

但是紧接着,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

半空中悬浮着的多边形重新产生聚拢到了一起,渐渐构成亚丝娜的虚拟形象。再次站在原地的亚丝娜睁开了眼睛,而显示在我左上角的她的血量,却变成了赤裸裸的数字1。

只有一滴血。

我拼命地回想着,终于明白了瑰洱开始战斗时说的那句话。

「在恐惧与绝望的轮回之间循环吧。」

也就是说,现在的亚丝娜被击空血槽之后,系统会无限次地自动将她复活,只不过只有一点血量。

这就是,瑰洱的梦境复活循环。

梦中之梦。

「……可恶。」

我咬牙举起了手中的剑。

「死了也没关系的游戏,也太逊了……!!」

 我朝瑰洱径直冲去。


——不断循环的梦中之梦,开始了。

 


评论(2)
热度(43)

© 森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