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坑SAO桐亚+优爱,是个文手+咸鱼画手,有时会画女儿原创人设。马克笔+板绘为主。V家喜欢星尘。拖延症严重。

-夢を見つけた-



「这个筝形宝石的对角线正是十字架的比例。」

【桐亚】雪

 @桐亚优爱深夜60min 第二题。冰凉的






眼中所见的,是无穷无尽的雪。


在空中飘扬而下的洁白雪花,如同细碎的花瓣一般轻柔地覆盖上每个人的头顶。抬头望去,明明看到的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夜空,却有无数星点的白旋转着缓缓落下,真是让人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桐人君?」


回应亚丝娜的询问,我将亚丝娜的左手握得更紧了些,右手上立即传来更为温暖的柔软触感。


果然12月的空气是最寒冷的呢。忍受着不断穿入鼻腔的冰冷气流,我这样想着,苦笑着回答道。


「……抱歉啊。我稍微发呆了一下。」


「真是的……桐人君总是很容易就会发呆呢。」


说着【笨蛋~】的亚丝娜转过头来向我露出往常的轻松笑容,脚步再次向前迈开。代代木公园的暖黄街灯明亮地渲染着大理石板铺就的绿地小径,直通往更为光亮的公园中心广场,即使站在远处,耸立在那里的巨大圣诞树也清晰可见。


今天是圣诞节。在五分钟之前,我用通常的那部黑色摩托车搭乘亚丝娜到达公园,便一同手牵着手前往中心广场散步。本来吵嚷着【我也要去!】的小结衣在听我说明了来由之后,结果就不知道为什么捂着脸对我说了一大通【我明白了爸爸,现在我困了肯定会回去睡觉,爸爸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这样一番不明所以的话。


人工智能怎么可能会睡觉嘛……我一边无奈地想着这种无聊的事情,在面前的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身后的亚丝娜也跟我一起坐在了长椅上,抬头凝视着缓慢飘落的雪片。


「我,很喜欢和桐人君这样散步哦。」


耳边突然传来这样的话语。我沉默地思考了一两秒,由衷地给出了回应。


「……嗯。不仅仅是散步,和亚丝娜一起做的任何事,我都很喜欢呢。」


「……」


察觉到亚丝娜异常的沉默,我将目光转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她,注意到她的围巾不知何时已经松垮开来,寒风时不时地能够刮进她裸露的后颈。我伸手想要帮亚丝娜裹好围巾,手指却不小心触碰到了脖颈的皮肤。


「……!!」


「抱歉亚丝娜……!!」


感受到颈后突兀冷意的亚丝娜完全被吓了一跳,而再次道歉着的我无意识地让双手僵在半空,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啊。原来如此。我的手太冷了。这个时候,我将视线从自己的双手移到亚丝娜的身上,却发现她的脸颊无预兆地已经变红。我有点担心亚丝娜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而生气了,连忙靠近她轻声叫道:


「亚丝娜?」


「……」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她的眼神并没有看向我,而是陷入了某种深深的沉思当中。寒彻的冬风仍在身后凌厉地刮着,沿着亚丝娜的颈背长驱直入。【不裹好围巾可不行啊——】我一边这样对亚丝娜嘟囔着,一边贴近她的脸伸手整理围巾,亚丝娜却在此时忽然将头转过来,眼睛直直地看向了我。


「啊啊……刚才稍微有点发呆了……」


听到几分钟前极其相似的解释,我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将要溢到嘴边的笑意,而直到此刻我才发觉,两人的距离竟然如此之近。


……是5厘米呢?还是3厘米呢?


围巾已经整理好了。我和亚丝娜的动作不知为何停了下来,身旁飘下的雪花也似乎跟着静止,两人周围的世界仿佛就在这一秒陷入了沉寂。


然后下一秒,打破沉寂的,是我。



「……那就0厘米吧。」


对心中的疑问作出答复,我闭上眼睛,将双手在亚丝娜的背后交叉紧抱。


距离不存在了。


嘴唇彼此重叠,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

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写这题,想到这边没发过.........拿旧文混个更(你)

是之前的圣诞paro!

评论(3)
热度(39)
  1. 桐亚优爱深夜60min森凛 转载了此文字
    雪里有糖!感谢太太产粮♡

© 森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