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坑SAO桐亚+优爱,是个文手+咸鱼画手,有时会画女儿原创人设。马克笔+板绘为主。V家喜欢星尘。拖延症严重。

-夢を見つけた-



「这个筝形宝石的对角线正是十字架的比例。」

【优爱】 如果是明天的话

食用注意事项( Attention ) :

 

CP是优吉欧×爱丽丝【刀剑神域】

 

逻辑bug有。

玛丽苏可能有。

优吉欧性格语言可能有按照桐人模式。( 努力避免 )

意义不明无主线系列(我自己都看不懂)

 

总之食用愉快!!!

 

 

 

 

 

 

 

 

 

 

 

 

 

「谢谢。」

 

 

爱丽丝回头望向那个露出温柔笑容的少年说道。

 

「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

 

黄昏街道的路灯渐次亮起,将铺着青石板的地面染成了一片昏黄。柔和的光洒落在面前那个少年的亚麻色卷发上,微微透出令人感到安心的橘黄色。天色渐暗,站在三岔路口的一边,优吉欧不舍地松开握住爱丽丝的手,平常地对少女说着这样分别的话语。

 

「那么,明天见。」

 

随即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在默然目送着优吉欧消失在街道尽头的黑暗之后,爱丽丝用残存着热感的双手稍微拉了一下格子围巾,仰望着东边天空即将降临的夜色,口中轻轻地呼出在冰冷空气中萦绕着消散的白汽。

 

 

 

「明天见。」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明天】的期待越来越强烈起来。

 

不确定明天是怎么样的。所以明天一定会更令人期待吧。

 

——因为明天是不确定的。

 

 

 

又一次走到优吉欧的房间门口时,爱丽丝都会惯性地停住脚步数十秒,屡次扬起想要敲门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知道自己还是无法做到的事实,而后便放弃地,再一次在第十秒到来的瞬间悻然离开。

 

——还是明天吧。

 

 

无数次地,爱丽丝一直想要对优吉欧说出【明天一起去练剑吧】这句话。

 

也并不是什么很无聊的请求,自己也的确很需要去练习一下了。也并不是因为自己与这个少年似乎是陌生人的关系,因为自己本来就与他很熟悉。但是,这句话却一直说不出口,自己所期待的明天也就始终没有到来。

 

爱丽丝一边进行着诸如此类矛盾的思考,一边快步走向前面的走廊出口。脚下驼灰色的地毯一路向前延伸,沿这个水平面绽放着大朵大朵的银色蔷薇花。而花下细长的白藤也蔓延了整个地毯,交织着构成了繁复而又奇异的图腾不断循环。早晨的阳光穿进有着精致浮雕的红木窗户,墙上以黑色花藤为支架的铃兰花灯的柔光随之退灭,而后羊绒地毯上分隔出的窗格阴影变得清晰可见。素白的墙廊随处可见关于创世神传说的装饰画,不过在爱丽丝看来其中的内容也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里是人界历611年的Underworld,主星卡尔蒂娜【Cardina】星的中央大教堂72层,是骑士们、剑士们、修女们等教职人员的居所。以驼色、绀色、银色为主调的是骑士们所分配得的一层,下面一层以米白、墨绿、褐棕为主调的71层则是剑士们的房间,而修女们所分配得的70层是以素白、金色与纯黑为主调的一层。

 

 

 

……还是明天吧。

 

不再多想什么,爱丽丝不知不觉终于走到漫长走廊的出口,微笑着向着那位问候着她【早上好,爱丽丝大人】的升降员少女请求道:

 

「早上好。我想前往的楼层是……非常感谢。」

 

 

 

 

 

 

 

 

 

 

 

 

 

 

 

啊啊。

 

又是这样子。

 

 

 

……十。九。八。七。六。

 

一如既往地停在优吉欧的房间门前,爱丽丝还是执着地从十往下数数。尽管在外人看来这样的行为的确有点奇怪,不过她似乎真的是要直到数完为止再决定自己到底要不要说出那句话。

 

 

……一。

 

仍然在犹豫着,爱丽丝再一次抬起了想要敲门的手。但是这次,在手将要触到木门表面的瞬间,门却【喀吱】一下自己打开了角度,随后看到的便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而惊讶的青梅竹马。

 

「……爱丽丝。」

 

——诶,这扇门今天还真是会择准时机呢。

 

在心中发出说不清是褒义还是贬义的夸赞。虽然是这样想着,想要说出的话却始终说不出口。而面前亚麻色卷发的少年好像并没有发现其中的异样,依然露出像往常一样温暖的笑容继续问候着身前的金发少女:

 

「早上好哦。是来给我送早餐的吗?」

 

「这种事情你根本可以自己去吃吧……」

 

「那么是来抓我去玩的吗?」

 

「这种事我在这个世界200年前就已经用雨缘对你做过了,优吉欧。我只是来叫醒你的哟。况且我们每个人都有骑士每日所要处理的职务吧?当然,把人抓到飞龙的脚上吊着飞好像是很好玩,现在的话也可以做到——如果你不介意用机龙再玩一次的话。」

 

「……感谢爱丽丝大人的好意,对于这个提议我表示非常介意,还是不用麻烦了。」

 

露出微妙的苦笑,优吉欧注视着从小直到现在都很擅长反击的青梅竹马,不由自主地这样想道。

 

真是连谎话也不会说啊。

 

 

「嗯……既然是要处理职务的话,我今天可是特意起的很早了哟。先行一步啦,爱丽丝。」

 

关上房门,有条不紊地上好锁,然后习惯性地再握一下门把手检查是否锁好。优吉欧熟练又谨慎地做好最后的工作之后,向呆然站在原地的少女微笑着挥了挥手准备离开,就像送她回去的那晚一样。

 

突然间,优吉欧的衣袖传来了某种小小的拉力。

 

是爱丽丝。

 

 

「……明天一起去练剑吧。」

 

优吉欧将目光转向正低头轻轻拉住自己袖口的爱丽丝,却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但是仔细想想,眼前的女孩子很少会提出这么坦率的请求。不过不可能不答应的啊。因为我每次都会无条件答应的。优吉欧这样想着。

 

这样的明天令人无法拒绝呢。

 

 

「可以啊。那就去80层吧,【云上庭园】。」

 

笑着这样回答,而后转身离开。

 

不需要非常明确的时间,优吉欧就直接做出了约定地点的决定。

 

因为他明白,现在的爱丽丝是无法做出这个决定的。所约定的【云上庭园】——正是8年后,他们第一次交剑的地方。

 

 

那个时候,优吉欧也没有想到会有那样的明天——

 

 

 

 

 

 

 

 

 

 

 

 

「锵——!!」

 

清脆的刀剑交击声在整个云上庭园不断回响。

 

 

 

优吉欧和爱丽丝练剑的地方,正是在开阔的花园包围带中央的一小块空地上。

 

柔嫩的草地与各种各样的圣花迎风散发出清爽的香气。空气中弥散着温暖的气息,很容易就让人做出【这里的太阳光每天都是那么温和】的判断。加上不远处隐隐能够听到的流水声,虽然是已经见过很多次的美好光景,但还是令爱丽丝如在梦境般感到有点头晕目眩,转而更专注地看向自己的对手。

 

 

「话先说在前面,即使站在我面前的是爱丽丝,我也不会退让一步。」

 

「嗯哼……正合我意。」

 

爱丽丝对优吉欧露出了傲然的笑容。

 

青蔷薇之剑与金木樨之剑此时正不甘示弱地持续僵持着,形成30度的锐角。爱丽丝凝视着对面的剑士认真得毫不掩饰的眼神,不禁又想起了几个月前他被桐人以星王的身份重新任命为整合骑士的时候,与现在认真的态度相比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当整合骑士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啊。」

 

笑着对爱丽丝说出这番话的,是当时一手拿着熟悉的银色盔甲细细擦拭着的优吉欧。

 

「现在的话不是就能和爱丽丝成为同事了吗。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桐人那家伙还真算是善解人意呢。」

 

 

——是你拜托他的才对吧!

 

内心发出如此强烈的吐槽,可爱丽丝还是不明白他重新成为整合骑士的真正的理由。明明应该是自己痛苦到想要去拼命遗忘掉的事情。

 

就像一碰触这副铠甲,心的伤口如同要被人狠狠撕裂一般,记忆中的痛苦在被无限地放大。

 

真是连谎话也不会说啊。

 

爱丽丝这样想着,忍不住提出了追问——

 

「……为什么?明明你……」

 

「——爱丽丝。」

 

安静地用手捂住了爱丽丝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嘴,优吉欧不知为何打断了话语,随后安静地,沉稳地,认真地说着。

 

「我,只要能一直守护在爱丽丝的身边就足够了。至于我会拥有怎样的明天——」

 

近距离地,爱丽丝看清了优吉欧那双深不可测的碧绿色眼瞳。

 

 

 

「那已经不重要了。」

 

 

 

 

就像是现在一样,却又与现在完全不同。

 

爱丽丝咬了咬牙,努力将手中的金木樨之剑向优吉欧那边推出几微限的距离,却又因为悬殊的力量反差而被他夺回了一限。

 

 

「啧……」

 

她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虽然已经见识过桐人所使用的艾恩葛朗特流剑技中的连续技,优吉欧使用的也是同样的剑技,但优吉欧自己在腕力与持久度方面作出的微小改变,又使他的剑技呈现出与桐人另有不同的风格。

 

爱丽丝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面对眼前的优吉欧渐渐助长的攻势,爱丽丝所能做到的只有将注意力灌注在双手上慢慢把剑往下压。

 

 

——无聊的对峙。

 

爱丽丝在心中默默做出这样无根据的评判之后,对面的剑士少年却突然有了动作。他沿着先前发动剑技的轨迹收回了【斜斩】,将剑快速往回拉。

 

如果单纯就是这样收回的话,那么此时优吉欧一定会被爱丽丝击中。因此在下一刻,他选择了以加速向右侧来回避失阻压下的斩击,并向前踏出一步。

 

与此同时,爱丽丝的斩击已经无法收回了。失去支撑的剑就这样不回头地直接挥向了空气,划出了一道金色光芒的弧轨。刹那间,在因为突发状况而愣住的少女身后,优吉欧已先一步来到了她的左后方,将手中的青蔷薇之剑挥出自左下至右上的水色轨迹——这是通过将已发动的剑技沿原轨道收回而达成的二连击技。

 

——而后剑尖在离爱丽丝颈部只有三限的地方瞬间停止。

 

 

点到即止的决斗。

 

「我赢了。」

 

自豪地露出轻松笑容的少年,发出胜利的感叹之后熟练地将白剑收入剑鞘。

 

「还是没有变啊。小时候和爱丽丝在村里用木剑比试的时候,你就经常以这一招来打败我呢。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找到破解的方法了哦?」

 

 

……小时候?

 

是那个少女的记忆吗?

 

头忽然开始隐隐作痛。心中所残留的空虚感又重新被其唤醒,执著地寻找着那本属于她的、已不存在的过去。

 

……是谁?

 

优吉欧所说的那个【爱丽丝】——

 

 

 

 

 

「……不是我吧。」

 

「?!」

 

面前曾经的青梅竹马一瞬间睁大了被惊恐所充斥着的眼瞳。不仅如此,嘴边的笑容像是被什么僵硬地定格住了。

 

 

「……那个人,并不是我吧。」

 

平静地转过头来,爱丽丝一字一句,缓缓地说道。

 

 

抱歉啊。并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人。也不是你所爱着的那个人。

 

一直以来。

 

这种自我否定之类的道歉与想法,在脑中始终像浓雾一样挥之不去。就像一碰触这副铠甲,心的伤口如同要被人狠狠撕裂一般,没有记忆的痛苦在被无限地放大。

 

 

因为没有过去,所以只能期待明天。

 

 

抬头注视着对面颤抖着嘴唇的少年,爱丽丝忽然感到他有些陌生。在这个时候,她唯一所能做到的,只有无力的道歉。

 

「……对不起。」

 

但,也是事实。

 

 

 

 

 

 

「……你到底是在向谁道歉啊。」

 

仍在不停颤抖着,却也仍用坚定的眼神凝视着这个自我否定的金发少女,优吉欧终于在数十秒的沉默之中拼命地从喉咙中挤出这样一句话。

 

「我所说的爱丽丝,一直是你。我没有弄错。」

 

再次向前靠近一步,优吉欧直直盯着爱丽丝那双如秋日天空般的湛蓝眼眸,他的声音此时冷净得像紧绷的琴弦。

 

「……所以,这句道歉,应该给你自己才对。」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也不明白。

 

「……什么啊!」

 

 

怒视着少年,爱丽丝的忍耐力在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已经接近极限。

 

「……我根本不是那个人!那已经是事……」

 

「一直弄错的是你吧,爱丽丝!」

 

优吉欧直接一把抓住她的肩头,用不容分说得反常的语气向自己的青梅竹马反驳着:

 

「……一直弄不明白的是你吧。拥有着过去记忆的你,是你自己。现在看着我的你,也是你自己。既然过去的你消失了,那么你就要抛弃你所失去的那份过去吗?!爱丽丝……你根本没有察觉到,一直以来,我所认识的【爱丽丝】,就只有一个!!」

 

愤怒的少年眼瞳中不知何时开始摇曳着晶莹的波光。透明的液滴自优吉欧的眼中无声流下,渐次落到冰冷的地面,模糊了整个视野。同时,碧绿色眼眸中所映出的少女身影逐渐变得朦胧。

 

「……只有一个啊!!为什么偏要将你自己割裂成过去与现在呢!为什么……这样折磨自己毫无意义不是吗!!!」

 

优吉欧按在爱丽丝两肩的双手渐渐失去了力量。突然,他踉跄地后退了两步,而后再一次抬起头,将视线投向同样在颤抖着的爱丽丝。

 

「……就连我,现在也无法明白你啊。」

 

 

爱丽丝第一次看到了——对面亚麻发色的少年,不甘、失落、而又恐惧的神色。泪水不停地在他脸上静静流淌。

 

 

他比任何人都更在乎爱丽丝。

 

——包括爱丽丝自己。

 

 

 

「我、绝对不允许你说出【不是那个爱丽丝】这种话。」

 

少年的嗓音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微弱。

 

 

 

「……所以,不要就这样轻易地决定放弃我啊。」

 

 

 

 

 

 

 

 

在这个空间最后的话音消失之后,世界就此陷入了永恒的静寂。

 

金木樨之剑无力地自手中滑落,与地板碰撞的瞬间发出了冷硬的金属声响。想要竭力地辩解着什么,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一样发不出声音。但是就连这些爱丽丝也丝毫感觉不到了。

 

只有一个。

 

眼中熟悉的少年身影骤然已变得分辨不清。脑中的记忆就像是被彻底地翻找了一遍,因为找不到所需要的东西,这份恐怖顷刻化为了痛感。心中的空虚与痛苦交织在一起,如同自己的金木樨之剑所形成的花瓣风暴,将爱丽丝的最后一丝虚假的希望都破坏得粉碎。

 

 

过去与现在。

 

毫无意义。

 

不明白。

 

不明白自己。

 

 

脑海中反复循环咀嚼着这些不明意义的字语,爱丽丝的双腿突然失去了意识支撑的力量,一下子跪在光滑的地板上。

 

一滴。一滴。

 

泪水不停地自早已湿润的眼眶中落下。

 

摇曳着。摇曳着。

 

优吉欧的身影也快要看不到了。

 

 

双手象征性地撑住自己仍在不停颤抖的身体,爱丽丝只是在无助地思考着。

 

 

明天。

 

我所期待的明天,是否还可以看到呢?

 

 

 

 

听不到青梅竹马慌忙向自己跑来的脚步声,爱丽丝就这样迷茫地颓然倒下。

 

 

 

 

 

 

 

 

 

 

 

 

「……所以,不要就这样轻易地决定放弃我啊。」

 

「……!」

 

爱丽丝惊慌地睁开了眼睛。

 

 

……梦?

 

只有心中所听见的话语在耳边久久回响。逐渐展开的视野内,生僻的房间令她本能警惕地来回扫视,但爱丽丝很快就发现了床边坐着的那个令人感到安心的少年背影。

 

「下午好,爱丽丝。」

 

「……」

 

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侧过头来的亚麻发色少年像往常一样对爱丽丝露出温暖的笑容。

 

「没事了,这里是休息室。该喝下午茶了哦。」

 

 

努力压下【自己为什么在休息室】的疑问,爱丽丝撑起身改为微微后仰的坐姿,而这样也明显可以注意到自己所穿的纯白长裙,即使在经过了练剑的比试之后也没有沾上一点污迹。没有等她开口,身旁的优吉欧便第一个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刚才是我说得太过分了。」

 

自己曾经说出的话语自优吉欧口中说出的时候,却不似自己所说的那样沉重。不可否认的是,内心的痛楚反而渐渐感到淡化。不可思议的是,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爱丽丝没有出声,等待着身边的青梅竹马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

 

「……但是,那个时候——当你被整合骑士带走的那个时候,我却根本无法上前去救你。无数次地想要去夺回……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迈出一步了。我……讨厌过去那个软弱的自己。」

 

少年脸上有一瞬间浮现出了寂寞的神情,而他似乎是要故意将它掩盖一般,用平和的语气往下说着:

 

「不过,再怎么讨厌,也没办法去讨厌啊。因为,正是那个过去的我,才记得与爱丽丝你相处的时光不是吗……。那是我最珍贵的记忆……所以,就算爱丽丝已经忘记了我,我也绝对不会忘记爱丽丝。我做不到说出【忘记了】这样的话。即使现在可能已经没办法去弥补了,但是我仍然可以……成为你的【记忆】。」

 

转过身来望向爱丽丝的优吉欧,将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地覆裹住自己的双手。

 

 

……好温暖。

 

——就像小时候一样。

 

 

 

「……可以吗?」

 

耳边传来这样温和的请求,爱丽丝无法抗拒地点了点头。

 

——这个人,真的就是自己的【记忆】。

 

 

并不是擅自认定的。尽管两人之间随着时间流逝会经历无数的相遇与离别,但面前的这个少年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样的明天,令人无法拒绝呢。

 

 

 

「明天一起去练剑吧。」

 

再次提出和之前一样的请求,爱丽丝向有些踌躇的优吉欧绽开了清澈的笑容。

 

 

剑与剑交击的那一刹那,一定可以通过互相接触之处将自己真正的心情传达。

一定能传达到的。

 

爱丽丝选择了相信,也一直这么坚信着。

 

 

 

但是,下一秒,在优吉欧对此作出明确的回应之前,他却突然松开了自己紧握的双手,继而紧紧抱住了身前的金发少女,就像害怕再次失去一样。

 

 

 

「我……一直喜欢着你。」

 

 

将头埋在爱丽丝的右肩,优吉欧用微不可闻的音量对爱丽丝如此低语。

 

「无论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对于你一直是喜欢的心情。所以,即使你丧失了记忆,我对你的这份喜欢也不会有丝毫改变,也希望现在的你也能够喜欢上我。」

 

 

少年温暖的声音,化为了对明天的无比期待。

 

「……那么,绝对不要离开我了啊。我、已经不想……」

 

不想再次失去了。

 

 

 

「……遵命,优吉欧骑士大人。」

 

被拥抱的少女认真地对身前紧贴的少年以奇怪的方式这么回答,就像小时候一样。

 

 

对于这足以令人发笑的回答,优吉欧却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瞳,有什么在他的眼中不断摇曳。

 

看不到青梅竹马此刻的表情,爱丽丝在心里默默嘟囔了一句。

 

爱哭鬼。

 

 

「可以啊,骑士什么的。我会努力的……为了成为你所希望的你的【骑士大人】。」

 

不知道有没有误会了什么的优吉欧放开了双手,再次将目光转向眼前微笑着的少女。

 

「……还有,什么【遵命】啊。明天的练剑请继续吧,80层。」

 

吐槽着的优吉欧很快恢复到了原来平常的样子,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他毫不犹豫地就作出了明天的决定。

 

 

「……那个,明天可要叫我起床啊。」

 

「这种事情你根本可以自己起啊。你可是【骑士大人】啊。」

 

「呜嗯……这么容易就被反驳回去了……」

 

瞥向一定还在无奈地想着【明天又该定多少个闹钟才能起床啊】这种问题的优吉欧,爱丽丝忍不住背过身去笑了起来。红木制的窗户射进和煦的阳光,令她不禁又一次期待着明天。

 

 

不确定明天是怎么样的。

 

所以明天一定会更令人期待吧。

 

如果,自己所期待的明天真的能够一直就这样持续下去的话——

 

 

 

 

「终于,传达到了。」

 

 

在他们所存在的世界再次陷入静寂的瞬间,爱丽丝仿佛听见优吉欧这样轻轻低语着。

 

 

 

 

 

 

 

 

 

——————E——————N——————D ——————


评论(17)
热度(36)

© 森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