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坑SAO桐亚+优爱,是个文手+咸鱼画手,有时会画女儿原创人设。马克笔+板绘为主。V家喜欢星尘。拖延症严重。

-夢を見つけた-



「这个筝形宝石的对角线正是十字架的比例。」

【优爱】【ユジアリ】看着我的眼睛

优吉欧最近戴上了眼镜。


明明没有近视什么的状况,座位也不至于远到看不清显示屏的程度。即便如此,优吉欧还是戴上了这个实际上没有什么用但是看起来却意外地很适合他的黑色金属框。



爱丽丝喜欢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


但是,每当想要转过身来看一下优吉欧的时候,却只能看到反射着窗外明亮光线的冰冷镜片。


————啊啊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真是莫名其妙。


因为刚好看到了后面课桌上双手交叠正在午睡的优吉欧,爱丽丝便有点赌气地开始玩弄着优吉欧的眼镜。


窗外时不时传来秋风经过银杏树时叶子【沙沙】的声音。虽然是在秋天,但是因为教室的窗户向阳的关系,即使在不开灯的情况下教室依然显得很明亮。所以现在的爱丽丝一边在思考着这样的事情,一边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秋天是恋爱的季节吗。


手中的光滑镜片反射着下午的一小片阳光,在天花板上映出小小的白色光斑。像是在秋天的空气中蔓延一样,阳光也将爱丽丝的金黄色长发,染成了温暖的橘黄色。


突然有一只同样温暖的手轻轻握住了爱丽丝的手腕。



「——喂喂,这样子被你玩下去的话天命可是会很快减少的。」


优吉欧抬起头,用有点不高兴的语气说出了刚才的话语。但是,只有面对爱丽丝时露出的微笑没有丝毫改变。

凭借着这一点,爱丽丝作出了【优吉欧应该没有生气吧】这样无力的判断,将眼镜放回原位。轻声说了句「抱歉」之后,接着像小孩子一样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但是,就算优吉欧戴上了眼镜也不能马上成为好学生吧。」


「是是。原来从刚才开始......不,在我戴上它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在意这件事了对吧。」


「......才不是!!」



听见了这句习以为常的反驳,优吉欧脸上浮现出了微妙的笑容。然后他的左手则是轻松地托着下巴,倾听者那早已预料到的追问——


「......为什么要戴眼镜呢?」


「这是为了能更好地看清爱丽丝大人那美丽的脸啊。」


「说谎。」


「秘——密——」


「那我就玩眼镜啰。」


「......那么正确答案是为了在考试的时候能更好地看清爱丽丝大人在测试卷上写的答案。」



两人在面对面的状态下沉默了几秒。随后,在这两张课桌周围的小小空间,传出一阵清澈的笑声。





 

 

 

 

——果然很可爱。

 

这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

 

 

最后的理由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但是只是因为这个就能让我看到爱丽丝那让我毫无抵抗力的笑容,那么我说的这句没有意义的谎言对我来说也算是情有可原。

 

——所以果然很可爱。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注视着她的动作而停止取笑,下一秒转变为脸红把头偏向一边的爱丽丝,这一点也很可爱。本来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结束了刚才的话题,然而她却提出了这个与之前相反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现在不戴上呢?」

 

 

秋天下午的阳光依然能够让人感到那残存的热感,让我不禁怀疑这是不是神圣术的效果。不知何时清冽的秋风开始摇曳着教室浅绿色的窗帘,窗外响起了熟悉的【沙沙】声。伴随着这种令人放松的声音,有一片银杏叶随风飘落在我窗边的课桌上。

 

我缓缓拿起这片叶子,同时注视着爱丽丝那如大海般的湛蓝眼瞳。

 

「因为啊——」

 

下一秒,我轻轻地将这片银杏叶遮住了我的右眼。

 

 

 

「因为我不喜欢隔着镜片去一直看着我最喜欢的,爱丽丝的样子呢。」

 

 

 

 

 

 

 

 

 

 

 

 

 

 

 

 

 

——所以,秋天才是恋爱的季节吧。

 

 

 

 

 

 

——————————E——————N—————D——————————


终于在学校信息课上打完字的我!食用愉快!!!!!(((我去干图(。


评论(11)
热度(19)
  1. 消夏森凛 转载了此文字

© 森凛 | Powered by LOFTER